桥边公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全本小说网www.121chatroom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是什么意思?”

卫渊质询的看着秦禄。

战斗是在城外打的,而他现在没听到喊杀声,也没感觉到大量的玄气波动。

城内吹个什么号角?

“这,这是李……李皇戏的时间到了。”

“李皇戏?什么东西?”

“我……我不敢说……要不您跟我去看看吧,我就是个最下层的家丁,这个姓都是赐的。”

“求您放,放我一马,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秦禄说着,把身子一伏,咣咣咣的在地上磕起头来。

卫渊没有废话,把这货从地上拎起来就往号角声传来的地方走。

一路上,他看到很多长安的百姓满脸悲戚的从家里走出,一个个攥着拳头朝皇宫的方向走去。

他们看到卫渊和秦禄走在一起,纷纷低下头一副不敢看的模样。

但是卫渊还是能很清楚的感到他们偷瞄过来时眼神中饱含着的恨意。

转过街角,卫渊就看到了皇宫的大门。

一个身穿龙袍的男人被四根绳索大字型的吊在半空。

而在门前的地上,摆着张椅子,一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女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

手中拿着一条长长的皮鞭。

而在大门两侧,站着两排穿统一服装,修为至少劫境的男人。

在凡界,这也算是一等一的仪仗队了吧。

卫渊的拳头硬了,被吊在半空的那位不就是他的老丈人李贤嘛。

万幸,李贤还活着。

不过卫渊没有在第一时间冲上去,已经一个月了,不在乎这几分钟,他要好好看看这些秦族的畜生在耍什么把戏。

“大人,那个贱人叫秦逸妃,是秦虹棉那贱人的侄女。”

“她是被留下来镇压长安城的。”

秦禄这狗腿子很适时的送上了情报。

“哟哟哟,你们这些贱民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听到号角声竟然都是用走着来的,这是对我的不尊重啊。”

秦逸妃手上长鞭一舞,卷中了最前排一个老翁的双腿。

随手一拽,老翁双腿齐膝而断。

人虽然摔倒在地上了,老翁却是一声都没吭,只是圆睁双眼怒瞪着秦逸妃。

卫渊默默的对姜火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悄悄摸过去等下把老人抢下来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真西游记之前世今生

真西游记之前世今生

宋宸彰
佛祖带众僧西取灵山,至故地时点弥勒为继承人,又收金蝉为徒,之后更是将金蝉作为东传负责人倾力培养。然而金蝉心性率直,不懂变通,险些将佛祖心血毁于一旦,并最终招致仙身被毁,大任旁落。 数百年后,蓬莱上古仙石被污,生出一个石猴,求学至方寸山。金蝉化身菩提祖师施以教化,为其逆天改命,以期使他重归天庭。 然而悟空却被众妖蛊惑,竟妄图取代玉帝统掌天庭。仙与妖大战在即,人间大劫将至之时,金蝉又该如何抉择?世间
玄幻 连载 44万字
那是我为你留的灯

那是我为你留的灯

我只是一个椰
她眼中的情欲没有断过,但为什么总是淡淡的。他眼里的炽热全是爱意,却无法从少女心里分得一丁点的位置。“我爱你,你看不见吗?”他额前的发垂落下来,身下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借着热浪一遍又一遍的推送着她。“
玄幻 连载 9万字
菟丝花男配我不当了(穿越)

菟丝花男配我不当了(穿越)

顾三跃
简灵淮好好一个总裁,突然穿进一本虐恋情深的古早耽美文。原主联姻嫁给了最受欢迎的炮灰攻之一贺芝洲,每天都在为夺得欢心而费尽心思,拿手绝活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简灵淮才不干这差事,打算卖完别墅就收拾收拾去创业,但是没想到原主对贺芝洲的执念竟然这么深!见到贺芝洲的第一面时,他就控制不住凑上去:“要抱抱。”贺芝洲:“?”简灵淮不敢对视:“给钱也行。”“”★贺芝洲突然发现自己名义上的妻子有些奇怪。每天要求打钱
玄幻 连载 39万字
豪门权少缠绵爱

豪门权少缠绵爱

秋雨怜
关于豪门权少缠绵爱:“一百万,买你的初夜!”那道高冷声音,让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张脸,原来我的爱,从这里开始,而我的痛,也从这里起航!亲们,豪门权少书友群474681946,欢迎大家积极加入!
玄幻 连载 71万字
放荡兔娘迷失在触手之森的恶堕旅途

放荡兔娘迷失在触手之森的恶堕旅途

kozak
蒂塔在房间中整理着衣物,她心想着等一下将会见到的好友,心里就变得轻快起来,修长美丽的一对毛茸茸的耳朵不禁悄悄地抖了抖。蒂塔特意换上了一身令人难以移开视线的衣服,标致的黑色兔女郎上衣堪堪遮住她挺翘的双乳,一对带有蝙蝠翅膀装饰的薄丝手套就如同个小恶魔一般,而为了再强化这一感觉,她的头上戴有一对妖异样式的长角,狭长的细角配上她艳丽的面容仿佛就真的像是会摄人心智的魔物一样。此外她穿着一件勉强遮盖住女性私
玄幻 连载 1万字
刺破蝴蝶(高H)

刺破蝴蝶(高H)

添酒回灯
燥热的夏夜,周世宁伏在贺昭的背上,对着他的耳朵呵气。“我的十七个生日愿望里,唯一实现的那个……就是你。”贺昭相信她的每一个字,连同她的呼吸都深信不疑——就算所有人都认定,身为私生女的她,是为了攀附贺家才爬上他的床。十年后,周世宁的订婚宴上,两人形同陌路。直至宾客散尽,从头至尾未曾睁眼瞧过她的那人,猛然扣住她的咽喉,几乎要将她扼死。最脆弱的器官被他人掌控,周世宁只是笑。那晚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只是愿
玄幻 连载 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