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全本小说网www.121chatroom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青山度花影,花翎若风行

深如水

李漫天这才反应过来,进去黑符令牌内的世界一天一夜了,赶忙看向四周。

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帐篷里,传来青青和小辣条轻微的鼾声,似乎酣睡依旧。

轻轻掀开帐篷,映入眼帘的,是一大一小两个可人儿。

还是两个奇葩且高难度的瑜伽睡姿,像一大一小两个字母C,还背对背哇.

?C

(??ω???)

没个十年脑血栓睡不出这种姿势来,哦,本体是蛇啊,那没事儿了。

“呃,你俩没事就好…也不盖点儿东西等下着凉”

李漫天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的说道,少顷之后,从系统商城兑换并掏出一条大凉被,轻柔的给她们盖上。

再热肚子上多少得盖一点儿,凉被刚刚好~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还真的是有赖于前世的生活经验啊。要感谢前人啊,前任就算了。

也就是这时候,李漫天才有功夫打量这妮子。

至于旁边那小短腿,自动忽略,就算没有三年起步也忽略~

小辣条:(?ˉ﹃ˉ)

“如果没有碰见自己,妮子也许还是无忧无虑的生活吧,话说她现在好像也没啥忧虑。”

看着眼前两个可人儿,尤其是妮子。最终还是打消了夜袭的想法,绝对不是他不敢。

那冰蓝色的凉被,没有把两人从头到脚全部盖住,妮子恐怕也是真的累了,化形都维持不住,重新幻化回了蛇尾形态。

好家伙,尾巴尖端的鳞片把巴黎世家给戳了个大洞?还挂着单只高跟鞋?

败家娘们儿,不知道这玩意儿很贵不?另外一只高跟鞋也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就她这样子明天起来袜子一拉直接拖到膝盖上为止.....

人家袜子都开一个洞,你穿的开两洞?前后都能套进去

合着是妮子她居然还穿着鞋子睡觉,没注意恢复原形了,结果变这样子了?

(?_? )

尽管一行三人走走停停,并没有太过赶路,但路程本身不会因为这样而缩短,看着她这副疲劳的样子,还是有点儿不忍苛责。

“一天一夜就从边境飞到这里,辛苦你了...高跟鞋都这么灰扑扑了

“话说连鞋都不脱就睡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东方Project 爱丽丝小姐在太阳花田的秘密

东方Project 爱丽丝小姐在太阳花田的秘密

质Shitsuten
明明已是秋天,太阳花田的向日葵却宛如着了魔一般疯狂着挺直着它们的茎秆。若是身材不够高大,行走在花田里的人很容易就会埋没在这一片充满压抑气息的花海里。「这都吹起令人发寒的秋风了,这里的向日葵怎么一点凋零的迹象都没有啊?」随着一阵秋风拂过身子,爱丽丝不禁抱紧身子。不过令她发寒的不仅仅是微寒的秋风,还有她所知道的「之后要发生的事情」。稍微在幻想乡有一些常识的人就会知道,太阳花田是一个不能随便去的地方。那
玄幻 连载 1万字
母子永远的秘密

母子永远的秘密

无声的愤青001
【原创投稿】[母子纯爱无绿]2017年九月的第一个星期六傍晚,太阳已快下山,微风阵阵,天气非常好。由于是周末,公共汽车站里赶着回家的人们心情也都非常的好。可在车站里神不守捨的王闽镇他的心情并不好。王闽镇今年二十岁了,刚从学校毕业出来工作。他人很聪明,读书也认真,可不知为什幺运气总是很差。两年前高考那段时间他刚好发烧,人烧得一塌糊涂,考试也考得一塌糊涂,只考上了大专。在这个城市读大专的两年时间里,他
玄幻 连载 1万字
拐走女老师的闺蜜(GL)

拐走女老师的闺蜜(GL)

第五湛
某天墨泽北发现英语老师(林晓然)的闺蜜特别好看,性子还特别温婉。从那之后,英语从未及格的墨泽北,开始发愤图强,挑灯夜战。林晓然一直好奇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她这个家境优渥、有才有貌、气质出众的女闺蜜。直到偶然间撞破木晗曦与墨泽北牵手相拥。林晓然满脸黑人问号:“你是怎么被墨泽北拐走的???”木晗曦无奈浅笑:“还不都是怪你”性子桀骜的小狼狗vs温言软语大姐姐,年下,年龄差大概6岁。新连载文《扶她追妻
玄幻 连载 80万字
撷玉(重生)

撷玉(重生)

深渊在侧
晋2022-8-23完结总书评数:206当前被收藏数:1959文案:女主视角:上一世,傅瑶爱惨了秦王萧靖钰,心甘情愿嫁给太子,替他争那九五至尊之位。可萧靖钰达成所愿的那日,她却以谋逆之罪和太子一同成了阶下囚。地牢里很冷,毒酒发作后很痛苦,傅瑶却只听到萧靖钰祭告四方,册立她的庶姐为后。傅瑶最终都没能再见萧靖钰一面,当她在地牢里煎熬着死去时,是她那夫君抱着她,轻声道:“我不怪你,若有来世,我依旧娶你为
玄幻 连载 27万字
淫妻之脱轨的游戏

淫妻之脱轨的游戏

风雨绿归人
(淫妻之路、大b哥、羊入虎口、第三个人)这是一个温馨的冬日,和煦的阳光轻轻洒落在我的身上,然而,我却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颤栗。我身体紧贴着玻璃栏杆,心中的酸楚如寒流般蔓延至指尖。我竭力稳住自己的双手,只因手中紧握着一个望远镜,而望远镜的另一端,则聚焦在对面餐厅的一间包厢内。那里的画面让我心跳加速,一位拥有柔顺黑色长发的女人背对着窗户,以一种略带怯意的姿态站立着。她的左右两侧分别坐着两位中年男士,同样
玄幻 连载 5万字